关键词: 这里是您的关键词
SERVICE PHONE
+151-310-73697
产品中心
PRODUCT CENTER
SERVICE PHONE
+151-310-73697

咨询热线

+151-310-73697
地址:河北省邯郸市涉县
电话:+151-310-73697
传真:+151-310-73697
邮箱:+1345037734@qq.com

特产动态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特产动态 >

一颗山核桃的命运是如何被改变的

发布时间:2018/04/08 点击量:
          农村电子商务会爆发出怎样“惊天”的能量?
 
         本报记者与浙大教授实地走访临安“淘宝镇”。在土特产山核桃主产区之一杭州临安清凉峰镇,一些种植山核桃的农户最近特别高兴,因为从2017年白露开打土特产山核桃到现在,生果的收购价一直在往上蹿。”做农村电子商务的人越多,对我们越有好处。”该镇马啸村村书记方春辉乐呵呵地告诉记者,“只要有山核桃库存的农户,2014年都比往年要多赚约40%。”
土特产,山核桃,特产,核桃
         近日,本报记者特邀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郭红东等人,组成了一个“媒体+学者”的农村电子商务调查小组,赶往杭州首个“淘宝镇”——清凉峰镇、四大“中国淘宝村”之一的临安白牛村,实地走访调查。
 
        喜讯手里有货的农户,要比往年多赚约40%
 
       在清凉峰镇玉屏村,记者找到了种植土特产山核桃生果的村民张娟红。57岁的张娟红和老公立泉,2014年打下了400斤山核桃生果。“以25元一斤卖掉的。”张娟红告诉记者,当时以为这个价格蛮合适,所以白露后打下山核桃不久,夫妻俩立刻把手上的山核桃卖光了。让张娟红意料不到的是,2014年山核桃价格走势不同于以往,不降反升。
 
        据清凉峰镇马啸村村民提供的数据:2014年9月至11月,炒制前的土特产山核桃干果收购价是18-22元一斤;11月至12月,涨价到27-28元一斤;12月至今,已经涨价到33元左右一斤。“按照往年,到了1月份,山核桃的收购价可能跌到10多元一斤,现在反倒涨到30多元一斤。”方春辉告诉记者,“只要有山核桃库存的农户,2014年都比往年要多赚约40%”。
 
       方春辉自家就有2亩多土特产山核桃树,一年产出600多斤山核桃生果。2012年11月,因为无人收购,他家积压了1万多斤生果。“没办法,当时找了一个大冷库,以2毛钱一斤的冷库租赁费,储存了积压的1万多斤山核桃。”第二年,一直等到开春以后,才有一两个贩子来收购。方春辉当即以一斤降低6-8元的价格,折价处理了。“算上2000多元的冷库费,我前后总计损失了大约5万元。”
 
       对比——“中国淘宝村”:山核桃电商利润被挤压
 
       与清凉峰镇的农户相比,在临安昌华镇西面的白牛村,一些电商正陷入成长中的“苦恼”——网上销售额虽然在增长,但利润却下滑了。
 
       白牛村电子商务协会秘书长张青说,全村551户农户中有50多户做淘宝电商,基本上都卖土特产山核桃,“山核桃占整个白牛村电商交易总额的60%以上。”由于“没几户人家有山核桃”,该村电商贩销的山核桃,大都收购自昌北等其他周边的山核桃产区,网上销售“总产值达到2亿元以上”。
 
      出人意料的是,2014年至今,白牛村的电商们没有看到预期中的滚滚财富。“今年我们自己都没想到,本来以为能上一个台阶。现在网上交易量是上去了,但利润越来越少,跌得很厉害。”白牛村电商带头人之一、临安天玥食品有限公司老板潘小忠告诉记者。他家的厂房,每天要发出成千上万个装着山核桃的包裹。潘小忠指着一个装着一斤山核桃,将发往杭州下沙的快件说:“像这种小件,2007年、2008年、2009年,我每个能赚10元到20元;现在同样一个小件,我每个还要亏钱。”“今年生意普遍难做。”另一位农村电商带头人、白牛村电子商务协会会长许兴告诉记者,以他家网店为例,原先的利润约有7-8个点,现在跌到了4-5个点。
 
        潘小忠等认为导致“增产不增收”的原因,一方面是开网店的人实在太多了,2013年白牛村的电商有30多家,现在已达50多家,而其他地方,如千岛湖、安徽等地,也有很多人在网上卖山核桃。过多的网店,同类的产品,导致恶性竞争,“今年山核桃的生果收购均价达到33元一斤,有人却在网上卖32.8元一斤”。另一方面,山核桃收购价上涨,导致电商的中间贩销利润变薄。“我们20多万斤山核桃全部是收购来的。一开始收购价是20多元,现在涨到30多元,而我们的零售价却没法跟着上涨。”
 
        白牛村村长公仲木认为,生意难做的最主要原因,还是收购价上涨。“2013年现在这个时候,土特产山核桃收购价10多元至20多元一斤,卖出去的零售价30多元一斤,他们还有10多元的利润;2014年,收进来的山核桃生果就要30多元,算上加工等费用,成本就要40多元一斤,而网上卖出去的零售价也就四五十元。利润空间小了。当然,(种山核桃的)农民增收了。”
 
       利润虽然暂时减少了,但潘小忠等正计划在新的一年“抱团”合作,合力开网店,渡过眼前的困难时期。农村电子商务改变了购销环节,如今,“农村电子商务之手”正在悄悄改变山核桃的命运。
 
       方春辉告诉记者,2013年起,村里积压山核桃的人家越来越少;到了2014年,全村已没有人家积压山核桃了。“贩子一波波地上门收购。而且要平时关系好的贩子,我们才肯卖给他。即使有二道贩子压货也没关系,只要网上一公布‘我有山核桃’,其他贩子都会来收货。”
 
         据介绍,整个马啸村总人口约1554人。这个坐落在清凉峰马啸岭半山腰上的山村,大约有75%的农户靠种植山核桃为生。另外,还有10%的农户在种山核桃的同时,还在网上销售自家和亲戚朋友家种植的山核桃。
 
       32岁的方勇明,今年打下了1000斤土特产山核桃生果,又从亲戚朋友家收购了总计四五万斤山核桃。自家加工后,他全部拿到了网上,销售一空。“现在做电商的人那么多,我预料到山核桃生果收购价今年会上涨,所以卖掉后就立即到亲戚朋友家补货,总是让库存保持在2000斤至1万斤的规模。”2014年,方勇明一家比去年多赚了30%,“相当于多赚了25万元。老爸很高兴。”2015年,方勇明打算建新房,把场地扩大一下,好好搞一下农村电商。
 
        清凉峰镇不少农民电商都自有山核桃树,“电商+种植”的模式给他们带来丰厚的收益。清凉峰镇人大副主席郑跃明说,2014年11月,清凉峰镇曾做过不完全调查,全镇共有300多个农民做电商。“小的一年交易额达到约150万元,多的交易额达到数千万元,60%左右村民的交易额达到150万元至260万元。”农户对利润(估算)比较保守。根据我们的测算,他们的净利润估计是交易额的约30%;而如果请帮工的话,去掉人工费等,估计净利润能达到约20%。”
 
       改变——推手电子商务让农户增收,让城市消费者少花钱
 
       临安市网商协会会长、临安市山核桃协会副会长杨毅平告诉记者,2014年临安土特产山核桃的产值达20多亿元,估计“网络销售达到一半以上”。
 
      10多年来,杨毅平一直关注着土特产山核桃产业的发展。他回忆,在电子商务红火之前,原来山核桃的生产销售模式是农民种植山核桃,贩销户收购后,再转卖给加工厂加工,然后批发到集市,或进入商超和专卖店。“从农户那里收来山核桃后,当中一般要经过三四个环节。每增加一个环节,都要拿走一部分利润。而这些利润最终要体现到终端的零售价,要由消费者来买单。”
 
       打个比方,有杭城市民从专卖店里买来60元一斤的土特产山核桃。其中,从农民那里收山核桃的贩销户要增加5%的成本,加工环节又要增加5%的成本,专卖店再增加20%-30%的成本;而如果进入商超,则还要增加25%-30%的成本。
 
      而电子商务的出现,改变了传统的土特产山核桃销售渠道和利润分配模式。按照一般的网络贩销模式,杭城市民花40多元一斤从淘宝网上购买来的山核桃,其中,除掉农户的收购价外,贩销户增加5%的成本,加工环节再增加5%的成本,快递环节再增加8%的成本。如果商户通过网络平台做促销,促销宣传费用可能要增加5%-10%的成本。
 
      相比之下,自家种植、自家拿到网上售卖的农户,市场竞争优势更大。比如方勇明,他自己在淘宝网上开店,销售自产的山核桃,则省掉了5%的贩销环节成本。
 
      杨毅平注意到,目前一些临安农民已尝试在微信上销售土特产山核桃,“微信不需要引流费用(就是推广和促销的费用),那么,又去掉了商户交给网络平台的5%-10%引流费用”。在杨毅平看来,线上销售模式相比传统线下模式,对处于两头的农户和消费者来说,都存在好处,因为“商超和门店那25%-30%的费用给节省下了”。
 
      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郭红东认为,农村电子商务让农产品的流通体系实现扁平化,土特产山核桃等农产品价格变得非常透明,让线上和线下的中间商利润越摊越薄。“中间商或渠道商获得暴利的时代,已经一去不复返。”在他看来,这种新模式在促进农户增收的同时,也让流通末端的城市消费者可能获得更实惠的农产品。